相关文章

上海自贸区刚满月,注册咨询的人仍在排长队

  昨天,上海自由贸易区满月。一个月来,相关政策陆续发布,“上海自贸区”成了中国经济热词。近日,记者前往上海自贸区采访,发现注册、咨询的人仍然在排长队,同时,区内写字楼的租金正在暴涨。

  上海自贸区挂牌之初,首个递交企业注册申请、拿下首张外资公司牌照,这些“第一”,都是温州商人创造的。但是,在自贸区满月之际,当记者想跟踪了解他们的最新情况时,他们不约而同都表现得异常低调,不愿说得太多。

  注册咨询队伍里已不见浙商

  上海东北角,地铁6号线的外高桥保税区北,进自贸区2号门500米,基隆路9号,顺着排着长龙领号的人群,就能发现“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的牌子。

  自贸区管委会一楼、二楼都设立了办事大厅,一楼办理递交申请、咨询和查名。这里的排队领号时间是早上9点到11点,下午1点半到4点半。名额分别为早上80个,下午90个。

  上周四上午9点半,记者就已经看到工作人员在疏散排队人群,并表示上午已经没号了,而不肯走的、坚持继续排队的,其实是在等着领下午的号。

  管委会大楼的保安大爷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最早的六七点就来排了,现在继续排队的,到下午开始领号还得等4个小时,但要劝他们回去,是劝不动的。”

  记者想从中寻找浙江商人的身影,但随机询问了10人未果。随后,记者在大门口蹲点,想看看有没有来自浙江的汽车。两个小时过去,沪、皖、苏的车辆不断,其中以上海车牌最多,江苏车牌其次,剩下的就是安徽车牌。

  至于浙江车牌,两小时内仅看到一辆宁波车来接人。上车的苏先生告诉记者,当天刚办完手续,第二天还要继续来办理剩下的程序,说完,就匆匆上车,不愿再回答更多的问题。

  记者又回到注册大厅,询问当天是否有浙商来领执照,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日到下午4点前,还没有登记要领执照的浙商。

  在管委会正对面的喜来登酒店,记者咨询了市场助理陈秀慧。据她了解,近段时间来入住的浙商也不多,远远低于月初刚挂牌的时候。

  起步阶段,温州人不愿过多透露

  上海苏宁环球实业有限公司售楼部专员陈章生也在大门口寻找商人推销楼盘。所有来注册或咨询的人都不会登记自己来自哪里,但陈章生早已经总结出一套看人的办法。

  “就拿温州老板来说,他们有三个特点。很多人觉得温州人有钱,但往往戴着金项链、穿着笔挺西装的一定不是温州人,温州老板往往穿着朴素。其次,温州人很团结,他们来的时候是成群结队,而不会孤军奋战。另外,如果是来的是夫妻档,大多数也不是温州的,温州人可是门里清。”

  据陈章生的观察,自贸区刚挂牌的时候确实来了不少浙江商人,近段时间反而少了。“昨天下午有个温州团来自贸区考察,看了看也就走了,没做多少停留。浙商都很精明,估计到了现阶段,都在观望。”

  记者致电上海温州商会副秘书长陈洪萍,据她所知,温州确实有不少商人计划在上海自贸区注册公司,但是比例有多少,还没有进行过具体统计,“而且现在正在起步阶段,也不好太多透露。”

  昨天,温州龙湾上海商会副秘书长邹建军告诉记者,他身边确实有朋友正在做注册自贸区公司的相关准备,但没注册前,不希望被关注。

  温州商人已理性了很多

  温商对自贸区的嗅觉让所有人的目光都为之聚焦,但邹建军觉得,先前有媒体报道温州商人扎堆注册自贸区,他认为并不尽然,如果有这样的情况,肯定也是小老板。“至少我们商会里很多大老板都是在观望。自贸区是对全国开放的,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注册,不急于一时,所以我认为暂时也不会出现温州人抢注自贸区企业的热潮。”

  他解释说,温商的生意动机很简单,就是以赚钱为目的,自贸区对他们来说就意味着出现了一个新鲜事物,于是想来看看能不能从这里赚到钱。“事实上,上海自贸区是以贸易推动金融,这个立足点就非常高,和温州人经商是完全不同的模式,所以我常和一些朋友说,如果只是想从自贸区捞一笔,这样的想法绝对是错误的。”

  邹建军说,这几年经济的大起大落让温商更理性了,他们开始不再盲目,变得聪明起来,更愿意理性地去寻找商机。他告诉记者,26日下午,他们商会就请了复旦大学的教授,为温商授课讲解自贸区有关知识,当天有100多位温商参加。“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现在的温商更懂得先学习再投资。”

  而未来温商在自贸区的发展方向,邹建军则表示不可预见,“但是金融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自贸区首个递交企业注册申请的就是温州龙湾商人孙宝华。上周,记者联系采访他时,他通过中间人异常低调地表示:“企业还没有全部注册完,所以不方便说太多,谢谢关注。”

  而拿下上海自贸区首张外资公司牌照的“阿礼尔(上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负责人也主动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自贸区热度

  注册中介成最活跃职业

  本报记者在上海自贸区采访时发现,只要有出租车到管委会大楼门口,先得穿过十几名中介的围堵。而只要有汽车停下,就能看到一窝蜂的人追着往车里递宣传单。

  如今这里除了来办事的,最多的就是这样一群人,往往三五成群,手拿一叠资料,频繁向行人送上“注册代理”、“区内地址租赁”的宣传单,还夹着一张业务员的名片。他们的工作时间是上午7点到下午5点,见人就发,看到有意向的,就直接拉到附近的办公楼——这就是他们一天的主要任务。

  目前,来自这些代理人员的统一报价是,租赁一个自贸区内的虚拟地址,一年2万元。除去租金,这些注册代理公司还要收取2000-8500元不等的代理费。

  记者声称要咨询,结识了在一旁发传单的小王。在她的引见下,见到了她所在的上海泽贸实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欧阳萍。

  自贸区内日京路一栋大厦10楼,一个15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放着4张黑色办公桌,每张桌子都配有一台电脑,后方书柜上放着一个长方形的铜牌,黑色粗体印着的“泽贸实业”就是仅有的公司标识。

  欧阳萍向记者介绍了整个代理流程,公司注册查名,3个工作日;办理执照、代码及税务,3到5个工作日;开立基本账户,约3个工作日;办理进出口权,约20个工作日;申请发票,需10个工作日。

  而公司注册费用,代码120元,刻章200元,进出口权1450元,注册代理费1680元,进出口权申请代理费2250元,合计6000元。如另外需提供注册地址,场地费再收2万。“后期如果需要,我们还提供代理记账和报税,代收快递,代买发票,处理税务相关会议和培训项目,收费1000元一个月。”欧阳萍说,“你们自己当然也可以办理,但是我们熟悉整个流程,会更快。”

  写字楼租金暴涨7倍

  记者发现,在这个老大楼,仅10楼一层,除了泽贸,还有大大小小的办公室,都已被代理中介所租用。“我们租这边的办公室成本也很大,就这样一间办公室,租金是30万一年。”欧阳萍说。

  而自贸区管委会边上的星巴克门店旁,还有中介放着小黑板,上面写着“自贸区内写字楼热租”9个大字。

  上面的信息显示,现在有30平方米到2000平方米办公场所可供注册,450平方米到7000平方米仓库厂房可出租。另外,为满足不同客户需求,也有虚拟注册地址、独栋办公楼出租。守在这里的中介人员称,与管委会一街之隔的某写字楼仅半个月,已从每天1.5元/平方米涨到了11元/平方米。“虚拟注册类的租金虽然没有变化,但未来涨价的概率很高。”

  ·链接

  上海自贸区将迎新一轮政策高峰期

  据记者了解,未来更多开放和创新政策将陆续落地,上海自贸区将迎来第二批政策高峰期。

  在金融开放方面,自贸区可能将先行试验隔离型的自贸区资本项目可兑换。自贸区资金流动实行区内“一线打通,区内自由,二线隔离”。在区内开放自由汇兑交易,对区内与区外的资金,按跨境原则管理。

  还有更多的政策制定以及相关工作在推进之中。在法制建设方面,全国人大已完成自贸试验区内调整实施有关法律工作,一些国家部委也已经出台落实试验区总体方案的实施意见和支持措施。

  “我们已着手试验区条例的起草工作,争取明年上半年完成条例并发布实施。”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海波说。他表示,自贸试验区新的产业规划和形态规划编制工作已经启动。

  另外,在《总体方案》六大服务业开放领域的23项开放措施中,有12项已经落实,7项在相关法规和管理办法调整后可以实施,还有4项尚待相关部委明确管理办法或细则出台。 据新华社